快捷搜索:  as    美女  交警  关庙巷  美食  名称  退休

不要一直相信那些负面的新闻,它不是人性的全部

爱琴海东北部有一座小岛,叫做莱斯沃斯(Lesvos),风景如画,古希腊著名女诗人萨福就生活于此。亚里士多德也曾在这里生活,而《荷马史诗》也提到过它。在历史上,这座小岛以诗歌和文化而闻名,

 

 

而现在,这座小岛因为对中东难民富有人情味的接待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过去的一年,这座人口只有 8.7 万的小岛接纳了超过 50 万的难民,占整个欧洲总数的一半。因为狭长的海岸线和有利的地理位置,这里成为中东难民逃往欧洲的第一站。

 

▲ 逃到莱斯沃斯岛的难民们

 

莱斯沃斯平均每天都要接纳超过 2000 个难民,夏季高峰时,这一数字甚至高达 1.6 万。很多岛民都放下自己的工作来帮助这些难民,送食物、衣服、水和药,帮忙照顾小孩,甚至帮他们洗衣服、熨衣服。

 

渔民们开着自己的渔船出海,却不再是却钓鱼、捞鱼,而是去「钓人、捞人」,因为蛇头们为了谋求利益最大化,就用「一次性」的船来偷渡,并在一条船上塞很多人,所以船很容易坏掉或者掀翻,渔民们就在海上打捞这些难民。

 

▲ 难民们在岸上抛下的救生衣已经堆积成山

 

因为过去一年激增的难民数量,莱斯沃斯的难民中心严重短缺,政府又没有下拨预算,市长加利诺斯便「非法」从市政府其他预算中挪用了 250 万欧元,因为他觉得比起其他事情,让难民有地方睡觉更重要。

 

众所周知,希腊这几年一直遭受经济危机,所以在挪用了预算后,市政府连给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加利诺斯为难民做的「非法」事情还不止这一件。去年夏天他就曾通过非正常手段为 75 名溺水身亡的难民迅速找到了安葬地方。如果按照程序,从找地方、做环境评估到设立一块墓地,得花上 1 年的时间,但在加利诺斯看来,「让这些已经死去的人再受磨难是不对的」。

 

▲ 加利诺斯:请别叫我莱斯沃斯市长,我是所有难民的市长

 

加利诺斯也坦承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但他为此感到自豪,他相信对待难民的态度是文化的象征,而他们在做的事情,正是希腊文化的骄傲。

 

希腊语里有一个特殊的词汇,在其他语境里无法翻译,字面意思为「与荣誉为友」,说的是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应该具有的一系列美德,简单来说就是要「做好事」,它被古希腊科学与哲学之祖泰勒斯形容为「对希腊人来说像呼吸一样」重要。

 

对于 Maritsa 来说,「做好事」能让她自己也感到开心。这位已经 85 岁的退休老人,每天都和另外两个老人 Aimilia、Konstantina 一起去照顾难民。

 

「我们很穷,能做得不多,但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当你做善事的时候,不是会很感到很满足吗?尤其是当你知道他们已经承受了这么多。」 

 

▲ 从左至右分别为 Konstantina、Aimilia和 Maritsa

 

老人们来自莱斯沃斯岛 Skala Sikamineas 村, 这个村总共只有 153 个村民,却已经接待了超过 30 万的难民。

 

在村民们自己看来,他们的善举,只不过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渔民 Thanassis 在海上救过很多难民,那些被他救起的人称他为英雄,他却不觉得自己是英雄,他说换做是其他人,都会像他这样做。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你处在他们的位置,你也会希望有人能帮助你,支持你,无论以何种形式,也许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够了。」

 

▲ 咖啡店主 Toula,上面一段话即出自她口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这是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话,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先人很多都是从亚洲逃难来的,所以他们能感同身受;也许仅仅是因为希腊人文化的「与荣誉为友」,让他们愿意去帮助人,所以他们总说「它就是那样发生了」,顺其自然。

 

他们眼里顺其自然的小事,却感动了许多人,其中包括一位流亡在德国的叙利亚导演 Talal Derki。

 

Derki 出生在叙利亚,电影导演学业则是在希腊完成的,所以他对这两个地方都有感情。曾为叙利亚拍过《重返霍姆斯》的他,这一次则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了希腊,记录这里无私奉献着的美丽居民。他给片子取名《Ode To Lesvos》:一曲献给莱斯沃斯的赞歌。

 

▲ 村子里的「爱之树」

 

如果在网上搜索「难民」,相关的大多是负面新闻,其他的媒体热点也是如此,各种不堪的事情,太多阴暗面,常常让人心生绝望:「世界怎么会是这样的?」

 

世界也许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也绝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爱琴海边这座常年阳光充沛的小岛,正用自己的方式,让世界看到了多一点的阳光。

 

而人们回馈给他们的,是来自世界各地六十多万人的集体请愿,他们签下自己的名字,希望 2016 年诺贝尔和平奖可以颁发给这座岛上的居民。

 

▲ 这座美丽小岛上的人们感动了全世界

 

但是对于莱斯沃斯人来说,他们已经得到了比诺贝尔更重要的东西:

 

「我曾经救起过一些难民,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船上的那些人对我做了什么?他们叫他们的孩子站成一排,一个一个上前,给我一个拥抱,然后亲吻我,对我来说那就是诺贝尔奖,那一刻的喜悦,无与伦比。」

 

不要一直相信那些负面的新闻,它不是人性的全部。

 

▼  3 人作为 Skala Sikamineas 村的代表,获得了诺贝尔奖提名

 

Stratis Valiamos,渔民

 

你不可能看着10个人溺死在你面前,还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天在海里的人可能是我,我也可能搭上船抱着孩子远离家园,不管我最后漂流去哪儿,我都会希望有人对我伸出援手。

 

Aimilia Kamvisii,退休老人

 

船离得很远,我们看见人们跳进海里,然后向我们飞吻,他们知道我们很高兴能够帮助他们。

 

Thanassis Marmarinos,渔民

 

我们通常在晚上最忙,因为那是最多难民来的时候。难民船的引擎也常常在那个时候坏掉,让他们受困大海之中,其中有次有个孩子让我非常惊喜,我把船开近难民船,孩子们全都晕了,吐得乱七八糟,如同字面上的那般,我看到一名叙利亚小女孩,大概 12 岁的样子,她很漂亮,有着一头卷发,当他们下船时状况非常糟糕,小女孩冷静下来后就跑来找我,当时广场上都是人,大约有 300 人吧,但她还是在人群中发现了我,她抱住我,然后亲了我一下。这对我来说就是大事。祝福她,无论她现在身在何方。

 

▼ 点击可观看《 Ode To Lesvos 》的其中一部分

 

  • 电影名:Ode To Lesvos

  • 发行时间:2016年

  • 导演:Talal Derik

  • 主演:莱斯沃斯岛居民

 

 

这个纪录短片一共有 6 部,讲述了小岛上不同居民帮助难民的故事,它也同一家国际人道救援机构美慈(Mercy Corps)进行合作,为难民们募集善款。自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美慈组织已经帮助了 770 多万受害者。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